牙牙哥

杂食动物

追光者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我一直在后面,只要看着你们,就觉得能行。”借着酒意,tony说出了清醒时不会好意思说出的话。他的忽然抒情,也让原本吵闹的聚餐安静了下来。
坐在正对面的七炫微笑着看着他,用目光鼓励他继续说。他不敢移动目光,生怕余光看到那个人的面容。

“我从以前就一直觉得,只要有你们,就一定能行,kangta的歌声,佑赫的舞蹈。。。。”
tony自顾自的继续说着,尽管尽了最大努力,还是看到了,那个人被提到名字的时候,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然而在元要给他添酒的时候,他却摆手拒绝。
tony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那个人却忽然接过话题聊了起来,“那你站在中间吧”
tony有一点儿惊讶,既没想到他会接话,也没想到他会说这个,话语未经大脑就说了出去,“你要把位置让给我么?”
那个人笑着大声说,“问他们要位置去!我也没有!”
太久没见过他激动的情绪,tony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接话才好。还是kangta站出来说,“说话声音还是这么大呀哈哈”,一个圆场把话题引走。

tony觉得自己今晚喝的并不多,脑子却晕晕乎乎的,连最后大家手搭在一起喊加油的记忆,都没有真实感。
他隐约记得,自己的手是搭在了那个人的手上,但是触觉失灵,他只能感到自己手冰冷冷的。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双子座的脑子里一直有两个小人儿。一个说,“安胜浩你是最棒的你超赞!”另一个就会说“快醒醒吧你可差得远了不过运气好而已”。
有的时候,乐观小人儿的声音很大,有的时候,悲观小人儿却占据了大脑不肯让位。

那时候,那个人一直在他身边,做他的乐观小人儿。给那个不自信的tony an不停加油鼓劲儿,tony以为,有他在,哪怕悲观小人儿一直不走也没关系。
有他在,脑海里全是他,悲观小人儿并没有落脚之处。

这也是tony后来一直感到抱歉的地方。他太过依赖于那个人,让他不得不面对一些本不该有的压力。
如果那时候,不那么依赖他,那么他可能也不会变成这样子。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
在年少的时候,他不懂掩饰,一切顺心而为。一开始,tony没有意识到,那些打打闹闹的互动,自己是怎样的心情。等到意识到了,想要掩饰,却变成了欲盖弥彰。
他越想要拉开距离,那个人就越关心他。tony知道,他是怕自己被悲观小人儿控制,然而那个人不知道,他的关心,无微不至的照顾,却让tony更加纠结,深陷于悲观小人儿的控制中。

你给的拥抱是爱么?那些无微不至的照顾是爱么?那些维护的举动是么?送的戒指和耳环是么?
如果让40岁的安胜浩来面对这样一份感情,一定会处理的很好。然而20岁的安胜浩,无法做到。
他只好一次又一次,反复试探。如果我和女明星传绯闻,你会不会生气?如果我有了新的依赖对象,你会不会难过?如果我要离开你呢?

20岁的安胜浩还不懂得,有的人不会把情啊爱的挂在嘴上,他只是默默对你好。
而对于20岁的人来说,这样深沉的感情,太不起眼了。所以20岁的时候,纠结的是他不爱我,40岁回头看看,才发现错过的是怎样一份珍重的深情。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tony一直奇怪于一件事情。
论五官艳丽,他不及kangta,论轮廓清秀,张佑赫又比他秀气得多,就连论可爱,组合里都有队长被叫做“文蜜糖”。
tony一直觉得自己长得很直男,却不知为何不停被人拉男男cp。就连三十大几上节目,还会被男主持调侃“不由自主的就想照顾啊”

tony身边一直不缺朋友,好几个甚至在事业不顺的时候直接搬到他家里借住。
虽然身边一直有人陪伴,但是陪伴他的人都说,tony很寂寞。
寂寞到人人看得出他内心的痛苦纠结,却没人能劝解。寂寞到在所有人面前说说笑笑,却只有在被注射麻醉剂时,才肯说出“我好累啊”。
朋友们只能填满他的时间,却无法让他不寂寞。

tony也知道自己的症结所在。但即使对长和七炫百般劝解,他却依然不能主动解决自己的问题。
tony觉得,自己的勇气,全都用在了20岁上。尤其在40岁的年纪,认清了当初自己错过的是什么之后。

他既没有再次试探的勇气,也没有对这份感情是否能变成友情的信心。

那就这样吧,生活照旧过。
睡不着就再多喝一杯酒,身体不舒服就再吞一粒药。身边总还有朋友作伴,虽然,没有那个人。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直到六六歌拍摄结束,tony还没有真实感。
那些粉丝的齐声呼喊,那些华丽的舞台灯光,那些围着自己忙碌的工作人员。正在发生的一切,和记忆重叠,眼里的世界,自带虚化的效果。

还有那个人。

五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很自然,大家像回到了十多年前一样,互相吐槽打打闹闹。
tony却不敢和那个人独处。

要说什么呢?
需要为以前的自己道歉么?
他会接受么?
还可以做普通朋友么?

只要靠近张佑赫,tony的脑里就乱成一团。话也不会说,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

所以tony没发现,只有当他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佑赫的眼神才会悄悄飘过去。佑赫没有跟他说很多话,却一直在他周围转来转去。

这让一直旁观的安七炫不由得想起那句,“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然后在心里给这两位一个大大的白眼。

节目播出后,七炫给tony打电话说,你们两位也该好好聊一聊了吧。
tony说,不方便吧。
七炫气到笑说,什么不方便啊,你又不是没看节目!你俩的那些弯弯绕绕全国人都看出来了好吗!
tony说,没有,不至于吧。
七炫说,至不至于,你自己去刷sns看去。都40岁的人了,别再跟20岁的孩子似的闹别扭了。快去见面说清楚吧。
tony说,那我想想吧。
七炫哭笑不得的说,你该不会再想个好几年吧。我把佑赫哥的店的地址发给你了哦。

放下电话,tony看着地址,决定借着七炫给的勇气,当晚就到佑赫的店里。

然而磨磨蹭蹭,走进店里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店里没有几位客人,两位店员在悠哉悠哉的收拾吧台。
没有看到那个人,tony反而觉得如释重负。

点了一杯招牌啤酒,tony选择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准备喝完就走,权当为自己今天的勇气留个纪念。
然而没喝几口,就听到张佑赫和别人边聊天边走下楼梯的声音。tony第一想法是,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躲?

张佑赫将朋友送走,本要去吧台跟店员打个招呼就闪人,转身的时候看到角落里的那个身影,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跟店员交接完,佑赫不死心的又往角落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那位,脑袋都要趴到桌子底下去了。
这让佑赫想起这个人以前尴尬害羞的时候,也是这样努力把脸挡起来,但是红红的耳朵还是会露在外面,把情绪表现殆尽。
就像现在一样。

佑赫走到tony跟前,拉开凳子坐下说,“啤酒怎么样?”
“嗯,还不错。”
“什么嘛,只是不错而已吗?”
tony看着这个和自己微笑聊天的人,对话如此自然,好像多年老友。
夜间店里的灯光没有很亮,佑赫觉得自己看不清tony的眼睛,笑着说“喂,你该不会又要哭了吧!”
“我干嘛要哭!”tony也笑起来。
笑声一停,气氛又变得冷淡。tony觉得,这说不定正是个聊天的好机会,于是他说,“以前,我做错了很多事。。。”
“你该不是专程来道歉的吧?”
“不是,也是,想找个机会跟你说清楚。”
“说清楚什么呢?”佑赫突然认真的问。
面对这个问题,tony一时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啊,说什么呢?说我以前喜欢过你?说我们现在做普通朋友好不好?不对,都不对。可是今天鼓足勇气跑来,就是要说些什么的呀。
tony急的嘴巴发干,抓起酒杯想喝一口,抓杯子的手却突然被佑赫握住。
“你不说的话,那换我来。我以前喜欢过你,这你知道吧?”
tony闻言,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看到他的反应,佑赫气的啧了一声,“不知道么?你是傻的么,一定要说出来才知道么,真不知道靠这脑子怎么做的这么多年的生意。”tony张张嘴想反驳说我做生意很厉害的,手被佑赫从杯子上移开,握入手里,听佑赫继续说到,“我以前以为,你不喜欢我,所以才找别人玩在一起,既然这样,不如就放手。但是啊,”佑赫握着tony的手说,“你跟别人在一起,看起来也没有变得更开心。你到底在过一种怎样的生活啊?”
巨大的信息量让tony愣在当场,他有种被张佑赫抢走台词的感觉,而且还没办法抢回来,只能坐在这里听他继续讲,“后来熙俊和kangta来找我,我才知道你当年原来是喜欢我的,那为什么还要躲着我呢?”
“因为,我担心你不喜欢男人,担心我说出来之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tony没想到自己能够这么平静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所以,你就宁可几年不联系我,如果没有这次节目,也不会联系我是么?”
“不是的。”tony的手被张佑赫握着,源源不断的温暖,从指尖传到内心,“我以为我们可以变成普通朋友,对你比较好,毕竟同性恋情在韩国。。。”
“我才不是同性恋!我只是,恰巧喜欢你而已。”佑赫用双手围起tony的手说,“所以,这次你离开之前,我想知道你的想法。是做普通朋友,还是?”
原来,真的只要一个眼神肯定,爱就有意义。tony看着佑赫的双眼想到。于是他回握住佑赫的手,十指相扣。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却依然相信彩虹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