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牙哥

杂食动物

双城故事

半夜醒了,随手捏个丧丧的饼。


A城

在很多很多年以前,那时候科技还不发达,一条江就可以被称作天堑,隔开两座城。

而现在,从江的这边去到对岸,开车不过十来分钟。如果想见面,点几下手机就可以马上见到。

同样,感谢科技,想躲避一个人的话,也更容易了。

如果我和你在网络上不想互动,那么我们之间永远泾渭分明。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从不联系。

而我们也的确从不联系。

我只是偶尔会在ins上搜索你的名字,看看你在干嘛。
然后就把你忘在脑后。毕竟我这么忙。

我忙着和以前的公司谈合作,忙着带公司的艺人上节目增加曝光度,忙着开便利店。

所以我不知道你住在雪洞一样的房子里,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样子的椅子,不知道你在江对岸开了咖啡店。

我和朋友一起参加了一个节目,要敲开陌生人的家门,并在那家吃饭。主持人跟我说,这节目可没有想象中容易,有时候不得不依靠运气。
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本书。当我认真的许下愿望,全世界都会帮我。
我忘记了具体的名字,所以临时给这信念起了个名字,宇宙能量。

如果我的宇宙有颜色,那就让它和我今天穿的衣服同一个颜色好了。

刷ins的时候,看到朋友发了solid的专辑,好像很多人都在感叹,都在祝贺前辈们重新发专辑。
所以我也给朋友点了赞。我也很羡慕他们可以这么多年以后再发专辑。

今天刮胡子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个剃须刀已经用了十年了。我不敢说自己是一个长情的人,但是没有坏掉的剃须刀,我也的确舍不得扔,

如果宇宙能量真的有效,它一定知道我有多希望熟悉的一切永远陪在自己身边,多希望组合重聚在一起。

它大概也会知道,当我望向江面,却知自己似在看一局残棋,无从进退。

“环游的行星
怎么可以
拥有你”

J城

春天万物复苏,适合破土动工,盖一座机械花园。也适合坐在庭院里喝咖啡,任春风吹过身体。

时间不停,生活也一直在继续。我有
了新的朋友圈。潮牌的春季发布会一个接着一个,能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很开心。

我还找出前辈的专辑听,那时候大家还是用磁带,真羡慕他们可以出新专。

我晒出喜欢的鞋子,给发现地毯特点的粉丝点赞。不,只是随意点赞。

我收到一套星空棒棒糖,其中有一颗是紫色的。哪有星星是紫色的呢,我想。店员说,那是宇宙的颜色吧。
宇宙是紫色的么?我不知道,但既然糖果是这样,那么如果宇宙有颜色,就当它是紫色的吧。

以前我上过一个节目,在节目里分享了一本我很喜欢的书,《秘密》。
那本书里说,“思想是具有磁性的,并且有着某种频率。当你思考时,那些思想就发送到宇宙中,然后吸引所有相同频率的同类事物。所有发出的思想,都会回到源头——你。”

所以,当我翻旧台本的时候,宇宙大概也听到了我的想念。我想念那个时期,出现在生命中的人事物,想念组合,大概也心优先于脑袋许下心愿,向宇宙发出了渴望重组的电波。

然后,吸引到相同频率的,同类的,你。

所以我没有关注你,却知道你在做什么。所以我感受得到你的目光,也看到当我想捕捉你目光时,你仓皇躲避的模样。
所以我站在汉江边,望向对岸,猜测你是不是也在看向这里。

“环游是无趣
至少可以
陪着你”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