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牙哥

杂食动物

【龙獒】龙少爷下山(剑宗少爷!马龙 X 大魔头!张继科)不吃别点,没打真人Tag

可甜可可爱!

囧:




简介:江湖有个大魔头,姓张。


【自觉评论,少一点潜水,多一点关爱】


【额,叫我QQ就好】


是给程式太太的Guest,我写的赶,怕时间来不及,用1个晚上想了想,然后就再用1个晚上写完的,有点赶,由于时间和篇幅所限我就只好掐掉了里约之战了。


因为用了一个设定所以我那篇本来想好的ALL獒武侠我可能要放一放,等有想法了再写,改成了蟒獒的单CP。




我自己的文我可以打广告的吧,反正又不犯法,对吧


写了一篇雨獒的文,现实日常向《我是信你的》


我现实向大概就是这个画风,主要是最近看到LOF上好多发刀的,不管龙獒,蟒獒,雨獒都不能幸免。所幸胖獒还保留着纯粹的肉和甜饼。




拯救爱人让我先缓一会,一个中国人揣测日本人说中国话的感觉我怎么想我觉得我自己怎么自虐。让我缓一会缓一会。


最近日獒群里太太们老是开车,都把我养刁了,只想瘫着不愿意写文。


我已经是一个废QQ了。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不要错过决赛啊!比心♥希望大蟒和东东一切顺利!会师决赛!












1、


江湖上传说中有一大魔头,姓张。


有人说是男的,有人说是女的。


都说在黑夜中,没有人见过他,或者她。


 


 


 


2、


听见这话的时候马龙在驿站里小口的喝着茶,点了一盘淋了酱汁的手撕鸡斯条慢理的吃着,旁边和他搭桌的男人捅了捅他:“你说这大魔头究竟有多厉害啊,听说见过他的人都死了,啧啧,下手无情残暴。”


马龙把筷子放下,温声细气又极其认真:“那些都是以讹传讹,不可信。他其实就是困了,掉进沟里了。而且他只是喜欢比武,但绝少杀人,赢了就走。而且爱干净讨厌血。”


他想了想补充一句:“他得瑟,可心眼好,又单纯,很乖很可爱的。”


 


 


 


3、


马龙是马氏剑宗的少宗主,江湖人称龙少爷。但平时极其低调,在剑宗里还好,喜欢开玩笑,健谈又活泼,可一遇上外人就变得腼腆又内敛。


老马宗主马俊峰可急坏了,都弱冠已过,见个小姑娘问路都要脸红,相了几次亲都八竿子打不出一个话来。


要么不说,要么一说全是我们剑宗大家关系特别好昨天我又练了一套剑谱一套心法一套掌式感觉自己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要向前辈学习,特别官方特别一本正经,要么就开始唱歌,调子起的高不说,还老跑。






现任宗主马琳在旁边一边剥着瓜子,一边看着热闹:“哎呀,年轻人多练练不就好了,实在不行让小龙下山转一圈,不就结了?一混社会,就什么都练出来了。”


马俊峰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得马琳冷汗涔涔刚想认错,就听见老宗主点头:“可行。”


于是马龙就这样全程无法反驳的被扔到了山下。


 


 


 


3、


第一次出来混社会,马龙就遇到了大难题。


他是个路痴。


鬼打墙似的在山里绕了一个晚上,天黑了。马龙背着小包袱哆哆嗦嗦地想找块空地,一边在心里念着阿弥陀佛,就看见不远处林地里冒出了火光,他观望了一下,确认不是鬼火以后,才期期艾艾地靠近。


火堆旁靠着一个人,倚着树小栖,一身红衣唯有腰带上镶着暗纹,夹着黑色的外衬,侧脸眉目分明眼角细长,似是含情。但那人一看到他靠近就睁开了眼睛,一瞬间的战意和精芒映着火光,像是有千万芳华在他眼中跳跃,又美又俊又夺目。






马龙看得有点呆,半天才说话:“……姑娘?”


一把尖刀就飞了过来,马龙使出轻功躲了过去,更多的尖刀飞了向他,马龙往后退一步剑气一震,刀就掉在地上,他蹲在地上把尖刀一个个捡起来,从大到小排好,他走过去,脸红红的:“姑娘别生气……我不是故意偷……”


马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股低沉的男音,有些气恼:“操你妈!你是瞎吗?!我是男的!”


哦,男的啊,马龙拿着刀很尴尬,半晌才说:“……兄台雷猴。”


张继科:“……你个辽宁人干嘛说广东话,一股北京味。”


 


 


马龙是个讲四美五德两学一做的好青年,他自认理亏,摸了摸鼻子从包袱里取出跌打损伤药,抓过男人的腿就给他上药,边嘀嘀咕咕:“兄台你也别太急……这腿伤了要好好养,琳叔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怎么伤得那么重?……”


张继科:“……天太黑,我近视。”


马龙不相信他,但也没追究,后来他才知道那天张继科太困,走着走着掉下山崖了,平时他还能仗着自己轻功好落地前能醒过神来。但那一天他醒来的有点晚,不小心摔着脚了,怕丢面子,没敢说。


笑得马龙喝到一半的牛奶都咳了出来。


但眼下马龙和张继科还没那么熟,他帮着男人包扎好后,没话找话地问:“兄台叫什么?”


张继科本来想说实话,但顾虑到颜面,张张嘴:“张……德隽。”


马龙看着他耷拉的眼皮,想了半天只能说:“……有诗意。”


 


 


第二天马龙醒来的时候,那一小堆火已经灭了,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他身上还盖着大衣,带着一点清爽的香味。


马龙把衣服叠好了以后,往西边走去。到了城里刚好赶上了三年一度的例行魔教讨伐大会,他背着包袱站在客栈门前听了半天,才晕晕乎乎地搞明白,哦,不就是一帮人约着打一架吗,跟琳叔斗地主是一个道理,顺便再公款吃喝旅游一番,都是闲得慌。


马龙感到有点无聊。


旁边提着大刀的糙汉问他:“小兄弟,你也是来讨伐魔教的吗?”


马龙不好意思当面拒绝:“可能吧。”于是就这样被加入了讨伐行列。


 


 


 


5、


马龙跟着人群走,浩浩荡荡来到了擂台上。人有些多,马龙个子不算高,前面的几波人还举着双刀斧头,挡得他看不见,但又按耐不住好奇往前面挤了挤,突然擂台上的人就被扔到了场下,刚好砸在他脚下。


马龙下意识的接住了,东瀛忍者捂着胸口气急败坏,用着一股腔调怪异的话说:“即使是这样的我,也有想打败的神啊!”说完闭着眼睛热血又不甘地晕了过去。


好中二,马龙皱着眉想,有病得治。


但这就暴露了马龙了。张继科站在台上,换了一身黑衣绣着暗纹,在光下隐隐有芒显出野兽的气势,他冷冷地勾着嘴角笑了一下,半抬着眼睛尽是睥睨,上翘的桃花眼得意又张扬:“你们谁来?”


大家都往后退了一步,马龙被人推了出来,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


张继科眼神复杂:“你想杀我?”


马龙摇头:“不想。”


张继科眼神就亮了一些,内力外泄卷起长袍:“那就先比一场吧。”


马龙心里那一点隐藏之深的江湖快意被逼了出来,他从包袱里拿出剑,金龙纹在柄上盘踞,眼神一下就锐利了,他抿着唇:“好。”


 


 


关于那一场比试的说法,怎么说的都有。


有人说马龙轻功更好,三十六式擒拿,七十二招剑法转换毫无破绽。马氏的凌峰十一的冷厉,琳璃二十的灵黠,龙啸廿七的君临,招招入魂,剑已被玩到了极致。


有人说张继科的杀气更甚,四十八卦狼牙,九十六象刀法凶狠致命,能把剑使出刀的煞气和血性,天下无人能比。自创的反手侧剑,战意加持卷起劲风,落剑似有刀锋而下。


还有人说最后打到漫天狂风大作,战意和内力卷起劲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剑和剑之间金光交错,快得人几乎看不清。


但最后多不过一声叹息:“这大魔头还是赢了,差点就能灭了他。”


张继科自己知道赢得有多艰难,但痛快淋漓让他想放声怒吼。他脱掉外衣就想咆哮,刚撕到一半露出肩膀,马龙气喘吁吁地站起来在背后扯他:“别撕,多少人看着呢。”


说完自己都不好意思盯着肩胛骨上的纹身,用指头勾着衣角帮他掩了掩。


张继科拍开他的手:“我个大男人有什么好计较的。”他径直脱了上衣把之前留给马龙的大衣捡起来,拍拍土穿上。


马龙在背后叫他:“德隽兄台!你真的叫张德隽吗?”


张继科回过头笑,眼角弯弯的特别调皮:“你猜啊~”


马龙捂着心窝倒在擂台上。


 


 


 


6、


下山逛了一圈马龙就回剑宗了,马俊峰问他:“怎样啊小龙,对社会有什么感想?”


马龙忸怩了半天不说话。


马琳磕着瓜子哄他:“说嘛,你不说出来我们哪来的事情搞?”


马龙憋了半天,红着脸细声细气地开口:“……魔教很可爱,我想谈恋爱。”


马俊峰和马琳消化了一会,马俊峰首先反应过来,追着马琳就打:“让你骗他混社会!让你骗他下山!”


马琳抱着头就使出轻功往外飞:“你不是还夸我脑子活泛来着吗!峰叔不带你这样甩锅的!”


 


 


马俊峰和马琳很后悔,好好的白菜非要去拱猪,猪不会上来,他们也只好拦着白菜不让他走。成天让马龙去练这个剑谱,去学那个心法,去背几个招式,变着法子给他消耗体力和精力。


马俊峰写了封信给武林盟主刘国梁,问他怎么办。刘国梁回信:“年轻人就是荷尔蒙分泌过多,同性相吸异性相斥,练几顿就好了。实在不行就相亲。”


马俊峰有点不相信,和马琳商量:“真有用吗?”


马琳嗑着瓜子,看破红尘:“我觉得悬。”他指了指远处在边扎马步边唱歌的马龙,说:“小龙一首《说爱你》都单曲循环一周了,听得我都忘记原调是什么了。”


马俊峰觉得事态很严重。


 


 


于是马龙又被找了各种理由逼着相了几次亲。


这一次他也没有半天憋着说不出话,也没有开始一本正经地官方发言,也没有唱歌,他就只是闷头吃肉,姑娘说什么他就只是笑笑,一脸温吞继续对着盘里的猪蹄下手,似乎要与它相爱。


若是闲了还会讲一些冷笑话,指着水果盘里的番茄和葡萄,说:“按照个头来划分,那么小番茄和小葡萄应该做好朋友。”话说完不等对方反应就自己乐呵呵的笑,被人投诉像地主家的傻儿子。






这样搞了三次以后马龙就上了相亲黑名单,回来就对马俊峰和马琳说:“峰爷爷,琳叔,我真不想相亲。”


马琳知道他是故意的,马俊峰苦着一张脸又无奈又心酸,只好同意了:“小龙,去吧,能把魔教拿下就是你本事,他若愿意,我也不拦着你。”


马龙点头,背着剑又下山了。他的身影在夕阳下拉得很长,像一柄即将出鞘已露锋芒的剑,大器晚成,美玉千琢。


 


 


 


7、


马龙再一次下山的时候,又赶上了讨伐魔教。他站在公告榜前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明白当初他那一战耗了两人的精力,后来有宵小之徒围攻他,现在受了伤,下落不明。


马龙想,不就是想趁机讨个好名声嘛,他又没做错什么,不过就是喜欢打架罢了,这些正人君子才好笑。就不爱跟他们玩。


但人还是要找的,马龙混进了讨伐大队里,跟着血迹和刀剑打斗的痕迹来到了山崖上。张继科站在悬崖边,一身黑衣染成了更深的颜色,右半边的袖子都没了,被划开的伤口就算简单粗暴的包扎了,但还是在滴血,即使狼狈不堪他的神色还是冷漠又傲然的,带着凶狠的煞气,让人不敢接近。






人群开始骚动,有人喊杀了他,有人喊一起上。


张继科站在那,还是睥睨的眼神:“凭你们?”


大战一触即发,马龙终于从人群中挤出来,蜻蜓点水飞到了前面,声音都急了:“不要则样!”


张继科看着他:“你也是来杀我的?”


马龙摇头,脚尖一点极快的飞到他面前搂着他的腰转身抄水落叶十三招,又轻又稳地带着他逃了。马龙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轻声细语地说:“救你还来不及,怎么会杀你。”


 


 


 


8、


马龙是个心思极细的人,人他带走了,不能回剑宗,怕给自己门派惹麻烦。又不能去魔教,现在魔教正在被围攻。他想了想,就带着张继科到了自己儿时闭关的山间小屋里,安静,隐秘。


马龙刚把人包扎好,扒开了衣服红着脸给人擦完身,上了药,结果去炒了个西红柿炒蛋,找农户换了点面粉揉了两个饼,回来就看见张继科在收拾床铺。


莫名其妙很贤惠,马龙站在门口想,多可爱啊。


张继科穿着马龙的衣服,肩膀有点宽裤子有点短,马龙决定不去计较这一截长度。他招呼着:“过来吃饭。”


 


 


张继科乖乖吃饼,一点没有魔教教主该有的样子,忽然抬头:“你看我干吗?”


马龙把脸转过去,过了一会又转回来,满心期待的问:“好吃吗?”


张继科:“还成。”


马龙脸红红的:“你吃了我的饼……”


张继科抬头看着他。


马龙鼓起勇气,脸越来越红,继续温声细气地说:“……就是我老婆……”


张继科差点没呛死,马龙怜爱地拍着他的背给他递给他水杯,张继科擦擦嘴:“谁教你的?不会撩硬要撩?”


马龙:“我叔。”


张继科就笑,像只小狐狸,一双桃花眼弯弯的,他凑到马龙的耳朵旁边呼着气:“为什么是老婆啊?不应该是老公吗?”


说完就回到自己位置上,继续无辜地吃着饼,马龙整个人烧了起来,嘟囔了一句:“因为……你长得好好看,而且……我想宠着你啊……”


这回轮到张继科烧了起来。


 


 


 


9、


过了大半年,江湖上忽然传出消息说张大魔王销声匿迹了。这一消息太轰动,把另外一桩更小的消息给盖了下去。


马氏剑宗少宗主要成亲了,证婚人是武林盟主刘国梁。全剑宗上下都是欢天喜地的,除了刘国梁,马俊峰,肖战以外。


马俊峰苦着脸,肖战冷着脸,刘国梁皮笑肉不笑。


就像封建势力的三座大山。


新人拜完天地以后,新娘子就要掀开红盖头,马龙凑过去拉着他的手低声说:“说好了谁输了谁穿嫁衣,继科你可别赖账,再忍忍。”


张继科掐着他的手腕恨不得卸下来:“快点!”


马龙温柔的笑,和他十指相扣:“别急,一辈子一次,我想过慢点。”


 


 


 


10、


江湖上传说中有一大魔头,姓张。


有人说是男的,有人说是女的。


后来没有人见过他,或者她。






END


我继科哥哥!!!我继科哥哥那么好看!!!


【自觉评论,少一点白嫖,多一点关爱】


日獒是魔教,我认了,致力于推倒魔教。


顺便打一发广告:小胖,大蟒参加。直播【戳我戳我戳我】地址






评论

热度(547)